我的位置: 首页 > 贵州 > 正文

人物专访 | 刘汉昌:汉雅八音继前贤 昌盛七弦启后生





古琴作为音乐,有一种孤高寂寥之致,琴声就像清泉白石、皓月疏风那样悠然悦耳,能使抚琴者神游思举于玄妙之境,听琴者如沐春风、荡涤尘虑,这就是《溪山琴况》中提到的“澹”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这种空谷妙音,只能向知音奏,不可与外行闻,不一定能迎合世人的口味,却能扫尽喧嚣,让声韵虚柔从容地从指尖流淌,获得真妙意趣。舍弃铅华而在“澹”中得琴趣的人,多是高人雅士。


在贵阳未来方舟一隅,有这样一位人品高洁、隐于尘市之人,以抚琴为乐,以传播琴艺为己任,闲逸潇洒不虚誉,高洁如古贤、雅淡如幽兰,他便是贵州古琴名家、广陵派第十代传人、贵州琴社继承人、春草堂堂主刘汉昌先生。


刘汉昌生于1942年,祖父是晚清官员,任九门稽查(税官),大伯曾是胡中南部队的教官,其家严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,任国民党军医,母亲是徽商后裔,是黔中艺坛名宿、古琴名家、书画家、素有“文艺通才”之称的桂百铸先生之义女,人称桂家五小姐。汉昌先生自幼便随母亲出入于桂宅,桂先生系在京为官后归里的前清举人,当时他家常有良辰佳期之雅集,“阿谁琴雅度秋林,百惠堂中式一寻”便言当年百惠堂盛况。竹中雅士在此或绘画作书、或诵诗填词、或操琴吟哦,在这样的文艺氛围中熏染浸润,可以说是他一生享用不尽的福报。他热爱音乐,家里的琵琶、箫、古筝、二胡等任他玩盘,而他最钟爱的还是古琴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总角之年,桂老先生正式传授古琴技艺,斯时的他在位于当时城郊的贵阳六中求学,每天放学后须步行近半小时到位于喷水池附近王家巷的桂外公家,学习约一小时。然这一小时是最值得珍惜的时光,桂先生沿用其伯父桂炎廷及师父黄勉之的教学方法,老师弹一句,学生跟一句,直到吟猱绰注、音律节奏完全一致,再往下弹,学完后用毛笔抄写曲谱,每日不辍、未曾间断。除了相对而坐弹奏模仿教学外,还常常以游戏的方式让他在古琴上玩很久,比如调弦,做成蝴蝶状小纸,置于七徽上,拨弄另一张琴,若是同音,那蝴蝶就会飞动,甚是好玩;另外桂老先生还时常给他讲故事,印象最深的是那只“听琴猫”——桂老先生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抚琴弄弦,每当这时,就会感觉窗外有一个小动物在呆呆地听琴,桂先生只顾弹琴,也不去追究到底是什么,只当是一只有灵性、会听琴的猫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在刘先生的心里也住着一只听琴猫,当翻阅古谱、拨弄琴弦时,都会感觉与这只猫的默契与交流。


桂老如是寓教于乐的教学方式,使少年刘汉昌体会到悠扬琴声带来的无穷乐趣,激发了伴其一生对古琴的痴迷。从雅好音乐与对老先生的敬仰之情中一路走来,他从中获得一份真实、纯净的快乐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童年记忆是无忧无虑的,而更让他感到喜悦的是自小有幽雅的音乐相伴。那时他的理想是能一辈子在音乐的海洋中遨游,却因那是在特殊年代,因家庭的关系,未能考上音乐学院,只能委身在企业内当教师。不过,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,他因贡献突出曾获优秀教师称号,这是后话。


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十年动乱期间,桂老先生及刘母相继谢世,汉昌先生被下放到工厂。当时古琴等乐器属封资修的四旧范畴,大量古琴被毁,琴谱被烧,那是艰难的岁月,是不堪回首的往事。在这十年间,许多琴人那抚琴之手被迫投入到辛勤的体力劳动中,而古琴情结,只能默默压在心底,成为艰难岁月的一滴甘露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每日睡前,便是刘先生最享受的时光,因为他只能在这时才可以清静地在心里默唱他心爱的琴曲,即所谓唱弦:“大七挑七。猱三上六二。散勾二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撮。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撮……”各曲旋律先在大脑过一遍、嘴里默唱过后,方能安心入寝。因此,尽管十多年未能碰琴,但当雨过天晴、浩劫过后,他再重操旧业时,能很快上手弹奏,使妙音重回。


www.wewin8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威盈改革开放后,刘汉昌先生偶然发现家中一张清代古琴幸免于难,小心侍弄,拂去厚厚的灰尘,当看到重见天日的心爱之物,悲喜交加、失声痛哭。在洞箫专家谢根梅的配合和鼓励下,他久违的古琴情结终于得以释放。当时中国古琴学会重新登记全国弹琴的人数,总共不到千人,刘汉昌先生的登记号是900号,贵州就只有卫家理、关崇煌、刘汉昌三人。当时跟桂百铸先生学琴的学生中,只有刘汉昌坚持下来。1999年,刘先生为继承先师遗愿,将当年桂百铸、刘含章、杨葆元(杨时百之子)、于世明四人成立的“贵州琴社”重新挂牌,并成立了“贵州琴社•春草堂古琴馆”,开始有意识的为传承古琴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
“迟日江山丽,春风花草香”,“贵州琴社•春草堂古琴馆”自开馆以来,培养的学生数百人,让学生们敬佩的不仅仅是他娴熟的技艺,还有他的耿介性情。他在前几年因年逾古稀便不再收徒,想学琴的人都极力推荐到他已授牌的学生那里,而对于继续学习的老学生,学费一直保持不变。大家都劝老师涨价:“现在物价上涨,学生的收费都比您高,老师您该涨价了。”而他却不以为然:“我的初衷是将古琴传承下来,使广陵琴派的贵州一脉不致在我这里断层,我每天做着喜欢的事,与你们年轻人交流互动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我和你们师母都有退休工资,不用为我们操心,把你们带出来是我最大的心愿!”


记得去年夏天,先生告知学生要出去旅游,教学暂停,两月后通知学生上课,方知先生并非外出旅游,而是因病住院去了,为不给大家增加负担,故瞒着众弟子。大病初愈,便开始上课,为的是不愿耽误学生们的进度。每逢佳节,学生少不了要去看望恩师,每当这时,他便与师母以出游各地为由,避免给学生增加麻烦,其高洁人品可见一斑。


先生教琴耐心而严厉,在弹奏过程中要求“弦与指合,指与音合,音与意合”,对于意境的表现也希冀“清丽而静,和润而远”,用琴声诠释了“凡弦上之取音,惟贵中和,而中和之妙用,全于温润呈之”(《溪山琴况》)的纯和若滋之境。对于指法、旋律节奏及琴曲内涵的讲解形象生动,针对不同学生的学习情况和接受程度因材施教,让老师、琴与学生之间有一种连接和对话,仿佛不是在学习,而是沉浸在相对而坐、促膝长谈的愉悦中。


春草依依、春草生晖,春草堂中琴声悠扬,如惊鹤起舞、似流水潺潺,汉昌先生已将其心身化入古琴律动之间。须髯皆白的先生,目光炯炯有神,思举依然健朗,那琴声早已融入他的骨髓,成就了他的仙风道骨,在高山流水、渔樵问答、醉渔唱晚间,坐忘禅定、心若幽兰。他常慨叹地说:“跟桂老先生学琴,同时也在学做人,乐器有德,能够影响人生。古人云:清者,大雅之原本。我们弹琴追求清朗的曲调,就一定要有平和、沉静、宏阔、高远的风神气度,如此方能不流于鄙俗,获得中和之正音,这是人心真正需要的,如此方能长远……”。


为让弟子们以琴会友、以琴交流,相互砥砺、共同进步,“贵州琴社•春草堂古琴馆”雅集已是春秋佳节不可或缺的固定节目,这样的雅集持续了许多年,先生为此付出了很多辛劳与汗水,如今在高徒们的主动承担下,先生方得悠闲自在。


如果只是把先生看作一位琴家,那就相当于只看重颜真卿的书法,而没看到他的忠贞大节一般。刘汉昌先生清高的节操和无私的大爱在琴之外,他不仅授技,更是传道,道是艺术之妙境,是心境,更是继前贤、启后生之至境。


文/祝玉

  文字编辑/舒畅

  视觉实习编辑/可心

  编审/李缨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