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视频 > 正文

回·家之礼物丨行囊真沉,那是存了许久的思念

  • 作者:王琳 程星 杨鸿新 岑月 陈伟豪 安启余 胡静​
  • 来源:天眼新闻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1-24 12:28:03
  人世间,能感召芸芸游子回归的,大抵只有一个方向——“家”。

  所以,在春节,这个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时刻来临前,人们总似候鸟般,再苦再难,再累再倦,也要抵达心之所向的家,哪怕千里迢迢,山高水远。

  无论贫富,回家的游子,总习惯在沉甸甸的行囊里再添一份礼物,那是思念、是回馈、是感恩、是牵挂……



  回家的准备:爱在心口难开 借用一纸诉衷肠

  1月17日,北京的冬雪还没融尽,街道两旁已挂满了红色灯笼,年味变得愈发浓烈。

  “过年回家买点什么礼物好呢?”

  早在一个月前,这个问题就已经萦绕在中央民族大学大一新生刘艳婷的脑海里了,几天前,她终于选好了礼物,邮寄回了家。“家里亲人多,我买了6只烤鸭和一箱北京的饼类特产,还给爸妈买了套保暖睡衣。”

fhgj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凤凰国际  作为父母的小女儿,备受宠爱的刘艳婷与父母感情极其要好,尽管如此,身处异乡才近半年,她也学会了“报喜不报忧”。

  当心里有太多思念和委屈,用语言没法表露时,文字往往能代为表述。刘艳婷决定,在启程回家前,再给父母补上一份小礼物——一封来自女儿的信。


fhgj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凤凰国际  “只身一人在北京,每当坐在空荡荡的公交车上、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时,就会觉得自己特别孤独,我好像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……”提笔落字,一个个不曾对父母透露过的字符,都一一蹦了出来。



  高考填志愿,刘艳婷执拗地与父母的建议背道而驰,选择了离家远,且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北方。“当初满怀渴望,一心想要走得远一点,但真正跨越了南北时,只有满心的惶恐与不适。fhgj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凤凰国际”刘艳婷坦言,初到北京,觉得这个城市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当父亲把自己送到学校安顿好要离开时,一直处于激动开心状态的她瞬间陷入低谷。

fhgj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凤凰国际  “看着父亲走上公交车,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了,当时还有些任性地想跟着父亲回家。”第一次出远门的她,泪水涟涟的追着父亲离去的车,直至看不到车影。“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,再伤心也要继续走下去。”

  儿行千里母担忧。因为南北饮食习惯不同,得知女儿吃不习惯,刘艳婷的母亲常从家里给她寄了许多次炒好的辣椒与小菜。爱在一蔬一食,离家的第一个学期,刘艳婷愈发感受到这句话的蕴意与分量。

  “有爸爸妈妈在的地方才能叫做家。你们现在乖乖的在家里等我呀,我就快回来了,我们一家人齐齐整整的过年。fhgj.com_【官方首页】-凤凰国际”写下最后这一句心声,刘艳婷仿若觉得,家的距离似乎又缩短了一些。

  身处异乡为异客,成了游子后的我们,最后都能明白一个道理:尽管现实常将团圆送进特定的节日,但只要像候鸟般笃定回归,我们,便是父母一年里收到的最好的礼物。



  回家的礼物:一份不忘乡梓,一份惦念陪伴

  1月21日上午,从苏州自驾回家过春节的李玉敬,近乡的距离越来越短。

  年幼时,父亲离世,母亲独自抚养李玉敬三兄弟长大。因家境贫寒,李玉敬16岁便和同乡一起外出打工。奋斗十多年后,他在苏州拥有了自己的公司,彻底改变了人生。

  乌蒙高原上,天空突然放晴,远处云海浮动。李玉敬的车开进了大方县绿塘乡宽敞的公路,集市上满是赶着购买年货的人们,他给乡亲们捎带的礼物早已邮寄到了镇上。

  “父亲过世后,乡亲们一直对我们家都很照顾”,李玉敬永远记得,大岩脚的大人们带上他一起去挖煤矿讨生活。这次回家过春节,李玉敬在苏州给大岩脚65以上的老人都挑选了礼物——每人一件棉衣,一床厚毛毯,“让老人们过一个温暖的春节”。



  拿到早早邮寄到镇上的棉衣和毛毯,李玉敬将车停在集市上,他准备再给乡亲带些年货。“这梨不错,大米也不错……”仔细挑选一番后,他给每位老人又带上一箱新疆香梨,一袋50斤的大米。

  在大岩脚,等候在广场的老人们看到李玉敬回来了,围上来问长问短。

  “开车回来,累不累?”

  “16岁就出门,能有今天不容易!”

  “这娃娃从小就吃苦,做事情踏实得很!”

  把礼物都送到老人们手中,李玉敬打开轿车后备箱,拿上和媳妇一起给家里人挑选的礼物往家走去。

  “给妈妈买的大红色外套,喜庆!”

  “给小侄女买的鞋子,刚好合脚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一进家门,李玉敬和媳妇就忙着给家里人试“礼物”。

  因为不习惯苏州的生活,李妈妈只去过一次李玉敬在城里的家。每年一到10月份,她就已经在打电话问儿子,什么时候回家过春节。

  “今年新开了一个工厂,太忙了,一直都没能回来”,在李玉敬看来,给家人最好的礼物是“陪伴”。他希望,新的一年能有更多时间回来大岩脚,回来陪陪一天天老去的母亲。



  回家的行囊:装满了这些年不能及时给与的爱

  从东莞到毕节老家,薛廷秀要转4次车,个子不高的她,一路上拖着一个26寸的行李箱,而这一个26寸的行李箱里,没有一寸空间留给自己。

  “我问女儿们想吃什么,她们说想吃菠萝蜜,这东西在老家很少见,我就给他们带一个回去”薛廷秀乐呵呵的说。一个30斤重的菠萝蜜占据了行李箱一半的空间。



  算上今年,已经5年没回家的薛廷秀,尽可能的做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关心,回家过年,哪怕自己好几年没有穿过新衣服了,也要给四个女儿准备好过年的新衣服。

  薛廷秀摸着行李箱中的四个服装袋:“这是买给她们四个的衣服,现在有手机很方便,逛街的时候,我们开着视频,她们看中了,我就给他们买。”

  除了给四个女儿的礼物,剩下的空间里,塞满了手工钩织的鞋子、手提包。

  “平时没事的时候做的,带回来送给哥哥嫂嫂们,也是我的一点心意”,常年在外,山高路远难归去,只有把思念藏进这一针一线,做成贴身物品送给亲人,也许在某一刻,它能安慰些许别离的思绪。

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

王琳 程星 杨鸿新

视频

岑月 陈伟豪 安启余  胡静

编辑 何涛
编审 杨韬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